新御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新御书屋 > 苏离(1V1) > 24求我

24求我

    苏离他们回来时已经十点多了,旧小区老人居多,家家都熄了灯。
    楼道黑黢黢的,灯还坏了。
    她家住五楼,只能靠着宣赐手机上手电筒的微光一步步往上挪。
    好不容易到了四层,宣赐却一把将她压到了墙上,随之而来的是强势又近乎野蛮的亲吻。
    他叩着苏离的后脑,牙齿将她唇瓣咬的牙印深陷,舌头强硬的抵开闭合的贝齿,霸道的侵占甜美的口腔。
    苏离觉得,她口中的每一寸土地,都在宣赐的征伐下不属于自己了。
    粗重的呼吸在黢黑寂静的楼道里被放大了数倍,苏离被他吻到忘情,浑身绵软,就连勾住他脖颈的手臂都是将掉未掉。
    渐渐的,空气变得炽热,宣赐开始不满足于唇舌的纠缠,他托住苏离的屁股向上一带把她抱起,大手抓住苏离的两条腿挂在腰间,挺着跨间支起的帐篷用力撞向她花心的位置。
    裹着私处的布料并不粗糙,却因为宣赐凶悍的顶撞而将柔嫩的穴口磨的红肿。
    “别…别顶了…嗯…不行…”
    那种感觉很复杂,很痒很麻,可是又很舒服,其中还带着细微的疼。
    苏离在这种奇特的刺激下浸出泪花,挂在他腰间的小腿如随风飘荡的柳枝一般被他撞的前后摇晃,喉间闷哼不断。
    宣赐的手指钻入苏离的衣服,从她后腰摩挲至软嫩的肚皮,一路向上握上那对儿小乳,拨弄早已凸起的红豆。
    苏离的身子在宣赐凶悍的顶撞以及手指的挑拨下颤栗,他的唇舌吻过她白皙的侧颈,来到殷红的耳廓吹出热气,“我要操你,现在。”
    她的花穴因为宣赐露骨的荤话而猛的收缩,紧接着一股热流自小腹扩散至全身。
    “不行…贝哥…回家…回家在做…嗯啊…别顶…”
    宣赐将她说出的话撞到零碎,他掐住苏离后仰的脖颈,低头咬住她的锁骨,“求我。”又舔过她的唇瓣,“你知道该怎么求。”
    苏离起初羞于启齿,直到宣赐等到不耐烦,扯开她裤子上的拉链钻进去按住挺立的蜜核用力揉捏,她才大喘着抓住他的手,红着眼求他,“主人…主人…不要…求你了…”
    “早这么乖不就好了。”
    坚硬的牙齿在苏离颈窝留下牙印,宣赐抽出手,抱着她等到彼此的欲望平息,才放下她整理好衣服,牵着她上楼。
    他们到家时徐梅还没睡,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似乎是在等他们。
    “婶子。”
    徐梅点点头,对苏离说,“你今天在沙发上睡吧,宣赐太高,盛不下他。”
    宣赐现在大概有一米七八,她家沙发确实盛不下,苏离点头,正要答应,宣赐避过徐梅在她掌心捏了一下。
    “婶子,我睡沙发就行,也就一晚,没事的。”
    徐梅也没再多说,从屋里抱出被子和枕头给他铺好,“不早了,你俩赶紧去洗漱睡觉,小离明天还要去上课。”
    徐梅回屋后,宣赐把打包的饭菜放进冰箱,就拽着苏离去了厕所。
    门将关上,宣赐就把苏离抵在了上面,长腿顶在她腿心磨蹭,并且咬住她的耳垂,“别出声。”
    说完,他一手捏着苏离的下颚与她唇齿纠缠,一手解开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件剥落,直到白腻的娇躯全部露出,再把她抱到洗衣机上。
    宣赐让苏离躺下,热烫的手指摩挲过这两天在她身上留下的无法数清的青紫痕迹,即便上过药,也无济于事,因为他下午又填了新的上去。
    他在她腰间以及腿根处遍布的痕迹上轻吻,再握住她的臀瓣缓缓将水润的花穴抬高,同时低头凑过去将其全部含住。
    苏离打了个哆嗦,唇中溢出短促的娇吟,又因害怕被听见而迅速捂住嘴。
    下午被他弄到红肿的小逼好了许多,虽然依旧发红。
    “还痛吗?”他柔声问。
    苏离羞红着脸,轻轻摇头。
    呼吸间,敏感的蜜核就被宣赐用坚硬的牙齿叼住,轻轻碾磨。
    苏离身子青涩,再加上宣赐这两日可以称得上不间断的索求,以至于敏感异常。
    为了抑制迫切想要大声叫出来的呻吟,苏离只能改为咬住自己的手,同时抓住腿间的头发,双腿下意识将之夹紧。
    “主人…主人…不要咬…好难受…主人…”
    苏离身子自从被宣赐咬在嘴里就没有停止过痉挛,最终她折服于宣赐的强横下,哭着小声讨好。
    宣赐似乎满意了,在她水淋淋的花心轻啄,又像施舍一般用唇舌舔吮安抚。
    在他的挑逗撩拨之下,苏离的娇躯开始巨幅颤抖,那粉嫩的穴口就如泉眼一样,连绵不断的涌出晶莹蜜汁,再被造泉人尽数汲取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天生尤物【快穿】高H 心动狙击(py转正 高H) 余花(糙汉H) 未婚先孕不允许(校园1v1 SC) 色情生存游戏(NPH) 女配她只想上床(快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