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御书屋

字:
关灯 护眼
新御书屋 > 穿成男主的炮灰前妻(1v1 H) > 男主“回赠”两个小倌

男主“回赠”两个小倌

    “请他们进来——”
    管家听主子这话颇有咬牙切齿的意思,一抬眼,沉阶寒着张脸,堪比外边阴沉的天。
    他不由打了个寒颤。
    正要转身,又听房中人交代,“去,把夫人请到正院。”
    “是。”
    –
    杜窈窈没想到她给沉阶送婢女没两天,沉阶居然回她一个这么大的礼!
    他把原女主在外边包养的两个小倌,请进了府里。
    苍天,大地,这都什么事儿,是嫌她窈窈杜死得不够快嘛!
    原女主个作死精,这叫她如何置之死地而后生。
    杜窈窈此刻非常的后悔。
    她看小说向来一目十行,《我本权臣》这种男频文更是跳着看的。除记住几个重要情节外,细枝末节的东西她要么没看,要么一扫即忘。
    像这种炮灰前妻包养小倌,作者一笔带过的情节,她根本没办法提前安排,规避风险。
    左磨蹭,右墨迹,杜窈窈不得不挪去正院。
    天色阴寒,细雪簌簌,院中的地面染上一层淡淡的白。
    四周下人早早退散,沉阶站在长廊下,深青长袍,修身笔挺,如一棵立在雪中的青松。
    孤冷,高远,不可撼动。
    往前走几步,杜窈窈发现院子里跪着两个人,手脚被绑,身上落了层雪。乍看白茫,不易发觉。
    那两人听见脚步声,赶忙回头,其中一人欣喜地高呼,“杜夫人,杜夫人——”
    杜窈窈定睛,是两个容貌相似的少年,身段纤细,白皙清秀。此刻只穿着一层单衣,在雪地里冷得嘴唇发紫,瑟瑟直抖。
    “窈窈姐,我是月月,你快叫人把我们给放了!我俩都要冻死了!”另一人大叫道。
    杜窈窈无语凝噎,一言难尽。
    这俩肯定是原女主包养的漂亮弟弟,一对双胞胎,要搞3p的节奏啊!
    救命,我泥菩萨过河——自身难保,你俩闭嘴,离我远点,兴许能竖着出去。
    可惜那俩少年听不到杜窈窈心声,在杜窈窈经过时,跪爬着往她身边蹭,边蹭边喊:
    “杜夫人,您说的呀,要给我们两兄弟过十八岁生日……”
    “窈窈姐,昨儿没等到您,我们才上门……”
    “您允诺过的,您不来,我们可以来府上找您……”
    “夫人,您还说生日当晚要给我们俩开苞……”
    “姐,我亲姐,您怂蛋夫君这样对我们,姐给我们报仇……”
    两人七嘴八舌,唾沫横飞,杜窈窈插都插不上嘴。
    没有经过社会鞭打的孩子们,你们是如何这么自信炮灰杜窈窈能干过男频龙傲天?!
    谣言误人啊!
    原女主在这俩傻蛋面前怎么诋毁过男主,居然让他们敢在正主面前骂人家“怂蛋”。
    你窈姐马上就要领盒饭了好嘛!
    杜窈窈压根不敢看沉阶的脸色,一直小声阻止,“别说了……别说了……”
    这俩少年仗着姿容不错又是雏儿,往日在杜窈窈面前骄矜惯了,压根听不进她的暗示,还以为此时的杜窈窈是过去嚣张跋扈的富姐。
    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原女主这养得什么人啊。杜窈窈扶额长叹。
    沉阶缓步踱来,悠闲的姿态带来无形的威压,风雪飘过他的眉目,他的眼睛比风寒、比雪冷。
    俩少年果断闭嘴。
    杜窈窈低头,大气不敢出。银叶本来帮她打伞遮雪,沉阶过来,她让银叶把伞收了。如同犯错的孩子站在雪里挨罚。
    “杜夫人?”
    “窈窈姐?”
    “怂蛋?”
    沉阶一字一顿地重复这几个字眼,他声音好听,传入杜窈窈耳中,只似魔音。
    呼吸快要静止,时间慢得度秒如年。
    “旁人怕你,我可不怕你,窈窈姐说你惧——”那个自称月月的少年强自仰头,大胆出声。
    “砰——”话未说完,他已飞出去几米远,“扑腾”摔在地上,捂着胸口“哗”地吐出一大口血。
    雪地带出一片猩红。
    杜窈窈的心跳得快要飞出来,不由捂住心口,搞不好沉阶下一脚就踹自己身上了!
    另一少年想逞意气,为兄弟抱不平,刚直起上身,被杜窈窈打断。
    “我错了……”
    杜窈窈抬头,鼓起勇气迎向沉阶。
    他面无表情,眼中余怒未消。
    杜窈窈攥紧手心,眨了眨眼,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抖,不要流泪。
    “我知道错了……放了他们……”
    一旁的少年瞠目结舌,沉阶静静地盯着她,似乎想从她脸上揪出点什么东西。
    杜窈窈咬了咬唇,眼睛酸涩得厉害,眼泪随时会在下一秒夺眶而出。
    努力忍住。
    良久,沉阶收回目光。
    眼前女子面容纤瘦,因为瘦,眼睛特别大,盛满湿漉的雾气,尖尖的下巴强抬,粉色的唇咬得发白。
    仿佛他不答应,她会柔弱地哭出来。
    沉阶抬手,几个护卫过来,拖着俩少年离开。
    杜窈窈心头松一口气,又怕他会找自己麻烦,站在原地不敢动。
    这一刻,她才深深地意识到,沉阶不止是与她调情嬉闹的男主,他身居高位,生杀见惯,是个彻头彻尾没有人命意识的古代人。
    沉阶的指腹重重擦过杜窈窈的嘴唇。
    他似笑了一下,又似没笑,慢悠悠地嘱咐:
    “以后在外面偷吃,记得擦干净嘴。”
    “我不惧内,惧你给我惹麻烦。”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天生尤物【快穿】高H 心动狙击(py转正 高H) 余花(糙汉H) 未婚先孕不允许(校园1v1 SC) 色情生存游戏(NPH) 女配她只想上床(快穿)